關於部落格
  • 10278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詹天佑與大一中架構

 所謂不完整國際法人,是國際法上的一個概念,是指類如邦聯或歐盟之類的體制。但「大一中架構」未直接類比為邦聯或歐盟模式,或許是因:一、邦聯與歐盟模式兩個名詞,過去皆曾被北京否定;二、「不完整國際法人」的包容性較大,如邦聯與歐盟即是兩種不同的體制;三、因而,在「不完整國際法人」這個概念下,兩岸關係亦可能自創出其他新模式,更有想像空間,不必拘泥於邦聯或歐盟模式。

「不完整國際法人」這個生僻名詞,引發了好奇與議論。但如果不拘泥於名詞的解析,其實「不完整國際法人」應當只是主張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設置一個「連結點」,正如火車車廂連結器被命名為「詹天佑」一樣。這個「連結點」或「詹天佑」,或許是一個條約,或許是「兩岸和平發展委員會」,或許是「中華議會」,也或許是「大屋頂中國」,皆可討論;最重要的是要以「大一中架構」為共同的「火車頭」,並以「不完整國際法人」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車廂的「詹天佑」,如能得此真髓,則「不完整國際法人」的引路作用即已達成。既若「因筌得魚」,即可「得魚忘筌」。

除了鐵桿台獨以外,兩岸之間如何建立一個共存共榮的「連結點」,應是許多人皆在思考的議題。但是,要建立「連結點」,即須首先承認並尊重兩岸各自的「主體性」;如果不能承認並尊重中華民國的「主體性」,兩岸不能互視為「不是外國的國家」,「連結點」就無從談起。正如,倘若不互視為火車車廂,就不用談詹天佑。

本報社論曾指出:北京的「一中框架」,馬政府的「一中各表」,及綠營的「一邊一國」,皆無「連結點」,因而皆是不同類型的「兩國論」;「大一中架構」則是「唯一不是兩國論」的架構,因為它有「連結點」。其實,北京亦知兩岸必須建立「連結點」,卻不願承認並尊重中華民國的「主體性」。面對「大一中架構」的提議,以下是北京可能的思維盲點:

一、認為將使「一中框架」虛化、弱化;但「大一中架構」卻是「一中框架」的延伸及放大。二、認為大陸強大,不必「降格以求」;但是,卻也正因大陸強大,所以具有「以大事小」的條件。三、認為是對「統一」的否定,但「統一」是否即指一定要「消滅中華民國」?有無可能經由「大一中架構」而出現「不消滅中華民國」的某種「統一」形式?對岸又有人認為將有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成就,但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須以「消滅中華民國」為前提,那究竟是中華民族及人類文明的「成就」或「災難」?四、由於不承認中華民國,因此亦不承認「分治政府」;但大陸涉台智庫已有多人提出「兩岸是在一個中國之下的兩個敵對政權」之類的說法,既已互認是「政權」,則為何必定要命其「敵對」,而不能容其「分治」?「敵對」與「分治」難道只決定於愛憎而不是決定於是非?畢竟,台北與東京不會是「分治政府」;談「分治政府」,即是建立了「連結點」。謂為「敵對政權」,反而是在現實上主張「兩國論」,只待「我吃掉你,或你吃掉我」而已。

北京或許認為,時間站在他那一邊,只須等待「我吃掉你」即可。但如前述,北京將用何種方法實現「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或用何種方法實現「消滅中華民國」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倘要如此,兩岸若不經一番你死我活的過程,豈有可能?但在此過程中將付出何種恩斷義絕的代價?而即使因此「統一」了,台灣也必已經過一場比文革及天安門事件更慘烈的磨難,中共也必將對中華民族及人類文明再欠下一筆罪孽,且後續的治理難題將簡直無法想像。

因此,北京不妨以「倒敘法」來看待兩岸關係。先設想以「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與「大一中架構」為兩種不同選項,然後倒退回來擇定兩岸關係在如今及未來應當採行的路徑,即知「施明德五原則」所指「以不完整國際法人為兩岸之間的詹天佑」,實蘊有悲天憫人、造福兩岸的心願。

再申一次:一中變為大一中,交戰從此成分治;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2014/07/06 聯合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