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78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名家專論-民主國家 法律不容霸凌

 最近剛好看完一部由艾爾帕奇諾主演的電影《死亡醫生》(You don’t know Jack),描述人稱Dr. Death的美國醫生傑克柯沃金(Jack Kevorkian)為了人道主義,協助病人安樂死,結束痛苦折磨的事跡。雖然他的動機是人道的,也得到媒體的關注、民眾的支持,但是他的行為是極具爭議性的。最終他還是被法院以二級謀殺罪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

片中最發人深省的部分,是承審法官對傑克醫生判決時所說的那幾句話,特別適用於當今熱衷于「公民不服從」、「造反有理」的學運頭頭們。

「今天的司法審判,不是針對這個爭議事件(安樂死或反黑箱)的對與錯,而是你這位當事人是否違法」;「你可以批評法律,可以訴諸媒體,可以使用任何法律所允許的抗爭方式來表達你的個人意見,但不能逾越法律的規範,甚至以身試法」;「你選擇了錯誤的表達方式與管道;文明國家必須用文明的方式解決歧見,你所採取的行為不但不文明,而且已造成社會動盪不安」。

最震撼人心的一句,是法官的結語:「在民主法治國家,不容許任何人逾越法律、挑戰司法;無人可以凌駕于法律之上!(No one is above the law!)」

太陽花學運與這位傑克醫師的動機是相同的,都有個聽似合理的訴求:前者是反對立法院黑箱作業,後者是人道主義;但兩者都選擇了錯誤的表達方式。前者攻占立法院21天,挾持政府必須全盤接受他們的訴求,而且還不斷提高訴求、一變再變;後者則違反醫師職責、挑戰法律界限,並利用媒體來支持他的違法行為。兩者都造成了社會動盪不安。

更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凡廷二人背後的軍師黃國昌及支持學運的律師團,都是法律專家,他們卻刻意忽視民主國家賴以維持運作的法制,支持鼓勵學生採取體制外的抗爭方式來表達訴求。一般民眾都有經驗,即令法律不完美,但依然不容許違法,更不可用逾越法律規範的方式,來刺激或挑戰司法的極限。這些法律專家們明明知道法律的界限在哪裡,卻鼓勵學生不斷衝撞法律界限、挑戰政府的容忍度,這種心態就十分可議。

「當國家機器只剩下逃避,距離瓦解已經不遠」這句話,是率眾「路過」中正一分局、警告分局長小心被暗殺的洪姓大五學生,在媒體上公開叫囂的誑語。林飛帆則在反核四遊行現場公開聲稱,自己主張推翻政府!他們的發言一再公然挑戰公權力,都不是文明國家國民應該採取的發言方式,更不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該有的理性負責態度。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任何違反法律的公民,無論是平民百姓、政府高官、皇親國戚、學運領袖、民代立委、軍官將領,都必須依法偵辦,違法屬實則依法起訴。沒有人可以凌駕于法律之上!

最近北捷對殺人犯鄭捷提起數千萬的賠償,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除了刑事責任之外,受害者也應該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才能還給社會一個公道,也才能達到殺雞儆猴的目的。唯有如此,未來才不會有人心存僥倖以身試法,以為只要自認理由正當、動機高尚,就可以動不動攻占官署、阻礙交通、挑戰公權力,讓整個政府及社會遭受動亂、蒙受有形無形損失。

讓我們再說一次:在民主法治國家,沒有任何人可以凌駕于法律之上!

(作者為科技業顧問、專欄作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