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78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台港前途台港決定」 林肯會答應嗎

 無獨有偶的是,日前榮獲首屆唐獎漢學獎的美籍教授余英時,最近受訪時不但說香港前途應由港民投票決定,還說台、港一樣,台灣前途應由自己決定,與中國無關。

基於複雜歷史因素,台、港與大陸的社會制度不同,生活方式有異,這些都屬於「民權」問題和「民生」問題範疇,不應成為拒絕國家統一(「民族」問題)的理由或藉口。民權問題有其改進的步驟與時程,民生問題亦有其解決方法和邏輯。為求兩者進步的所有作為,都不該以拆解國家認同為代價。先進國家所以先進,是他們先解決民族問題,凝聚我族意識之後,才能在民權、民生方面,同心協力,勇猛精進。

南北戰爭前,美國南北的社會制度、經濟結構何止有異,其差異甚至引爆南方獨立。按余氏及獨派標準,美國聯邦政府應尊重、接受南方自決權。發動統一戰爭的林肯,不但違反自決普世價值,甚至是發起戰爭的罪犯。至於夏威夷、印地安人,美國也應接受其自決。果真如此,美國就不是今天余教授安身立命的美國。何況余和獨派,從來沒用相同標準要求過美國。

大陸經濟崛起、科技精進、國力強盛,有目共睹。台灣民眾目前排斥統一的主因,乃是覺得大陸不民主、沒人權。民主、人權屬於「民權」問題。民權也者,必先認定一個群體是屬於自己的民,才能跟他談權利、義務。如果台灣不認同中國,根本沒立場對其家務事指指點點。台獨的台灣,再民主,都不可能給大陸示範民主。因為民主帶來國家分裂,這種結果不但屈辱百年的中國不能接受,任何有尊嚴之國都不會接受。

反之,認同中國的台灣,不必張揚,它的民主就是促使大陸進步的正能量,也是全體中國人的明燈。可惜台獨人士只把「民主」當拒統、求獨工具,對於追求民主並無誠意。蘇起指責立院黨團協商制度「嚴重扭曲民主價值」,是「台灣民主最黑暗的角落」,而獨派黨團正是此制度的受益者和維護者。民主不能脫離憲政,台獨太陽花學運卻以癱瘓憲政為奪權手法。民主的基礎在人權平等,但獨派對陸生、陸配極盡歧視、排擠之能事。如此把民主當工具,不但使「台式民主」上不了正軌,也只會成為大陸民主化的反面教材,更混淆了民族、民權兩類問題的本質與先後次序。

前南非憲法法院大法官薩克思,是解放運動領袖之一,也是非洲民族大會《憲法綱領》主要起草人。薩氏因長期反對南非「種族隔離」政策,招來政治暗殺,被炸掉一手、一眼。首屆唐獎日前把法治獎頒給薩克思,表彰他致力民主自由,並為南非帶來法治。薩克思當年原諒凶手的美談,又被傳頌。

精確的說,薩氏的最大貢獻和挑戰是促成南非族群和解,解決了該國的「民族」問題。他原諒凶手的美德,也與法治無關,那是政治和解。唯有南非內部民眾先認定是一家人之後,法治才有推行可能,國家才能蒸蒸日上。

太陽花學運長占國會、瓦解憲政,他們自知違法,但卻以正當性自詡,也以正當性獲取支持。可見針對同一族群才講法治,才需面對民權問題。面對非我族類,講求的是凝聚我族正當性。民族問題未解,遂成台灣永無止盡的亂源。

「台灣前途由兩岸共同決定」看似台灣吃虧,細究此話涵意僅是:國族認同問題由兩岸共同決定(正如美國南方、福建、上海不能片面決定獨立),但在中國內部各領域,誰主導、誰決定,還在未定之天。

新加坡原是馬來西亞一部分,其傑出表現幾乎就要主導馬國,因此才被馬來人趕出馬國。台灣可以是永不被驅逐的新加坡,享受沒有國族認同干擾的安定,進而在民權、民生場域影響大陸。台灣也可螳臂擋車,永遠內耗、自憐。何去何從,請慎思。

(作者為淡江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