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6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胡適重民主 也堅持法治

 當時胡適在台雖甚受學界尊崇,蔣氏父子對之亦甚禮遇,但卻堅拒胡的民主化及政治開放主張,也拒絕改變對《自由中國》及雷震的決定。胡適晚年的心境應是相黨鬱悶,似有無力之感。

在此情勢下,筆者通過一位前輩安排向胡適請益。在簡短談話中,胡適談論五四運動的兩大主張:民主與科學。他雖避免直接討論當時台灣島內低壓政治情勢,卻暢談民主化潮流。胡適認為,自由、民主、科學等均是人類歷史發展的洪流,無可阻擋。胡適顯然深信「順歷史者昌,逆歷史者亡」。胡適特別向我指出,民主政治不但強調民主,也應堅持法治、自由、平等、寬容、理性、尊重等理念。

胡適生前鼓吹、推動民主、科學、現代化、白話文、新文化運動,提倡平等、自由、理性、法治,可說是歷史性貢獻。在學術研究上,他要求客觀、科學方法,開創嶄新的學術研究風氣。
胡適於1962年在台病逝,轉瞬已52年。胡適逝世後,蔣介石仍堅持國民黨一黨統治,拒絕政治改革。蔣於1975年逝世,其子蔣經國開始主政,仍然實施「三禁」(戒嚴、黨禁與報禁),抗拒政治開放。

然而,國際法著名學者丘宏達(生前為馬英九總統的恩師,並始終堅持反獨促統)於1983年在台北《中國時報》發表專文,要求蔣經國取消戒嚴,石破天驚,膽識過人。丘教授文章發表後,我在美國《世界日報》撰文呼應,支持摯友丘教授的建議。丘文指出,戒嚴的目的是為維護國家安全,但維護國家安全無須使用戒嚴,實行戒嚴對中華民國的國家形象造成很大傷害;為了國家安全,可另行制訂「國家安全法」。蔣經國看了這篇文章,深受影響,認定解除戒嚴的時機已迅速來到。因此,他不但解除戒嚴,也先後解除黨禁和報禁,民進黨(台灣第一個反對黨)終於合法成立。

雖然《自由中國》已被平反,台灣解除「三禁」至今也已有20多年,但台灣的民主政治仍多問題:族群矛盾、政黨惡鬥及國家認同之爭越來越嚴重。台灣雖有強大的反對黨(但民進黨主張台獨,堅拒轉型為一忠誠反對黨)及自由媒體,並定期舉行各級民主選舉,但各種抗議、抗爭活動(包括最近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及反核運動),經常採行暴力手段(如霸占立法院議場、攻入行政院、包圍警察局及占據交通要道),違法亂紀,無法無天,而反服貿學運已演變一反中、反馬的台獨運動。今日台灣的民主政治最欠缺的就是胡適先生所要求的法治,民主而無法治並非真正的民主。

台灣多數青年學生對五四運動鼓吹的民主、法治、寬容、理性等理念似並不暸解,也不重視。筆者希望他們研讀五四精神及五四的主張,尊重不同意見,唯我獨尊不是民主,是專制。

54日,新黨及其支持者一萬多人在凱道集會,舉辦「新五四運動」,以「挺警察、挺法治」為號召,強調「為民主要法治、為台灣要和平」,提出「三安」要求(國家安全、社會安定、人民安康),獲得甚多人士肯定。

今日台灣民主政治最需要的就是強化法治及依法行政。

(作者為美國西東大學退休榮譽教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