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78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民進黨在高雄執政十六年了,還在牽拖

日前綠營五縣市長聯合力挺陳菊,說這麼大的責任,地方「扛不起」;然而,高雄市府的姿態,看起來更像「不想扛」。這次救災貽誤了黃金三小時,主要是市府對地下管線的分布掌握失準,加上指揮系統專業不足,未能及時要求正在輸送丙烯的榮化關閉管線,以致氣體持續擴散。市府宣稱,地下管線藍圖中並無榮化的丙烯管;事實上,高市府五年前曾獲「政府品質服務獎」,得獎原因就是「地下管線電腦數位化」。難道,所謂「政府品質服務」做的只是表面功夫?
 
為了卸責,民進黨立委陳其邁立刻翻出一張民國七十九年的公文,指稱當年埋設管線是吳敦義所核准。但就這點而言,即連謝長廷都覺得勉強,當過市長的他說「市長不會管這麼細」,並為自己在任內未發現這條管線感到「慚愧」。這也提醒了人們:從一九九八年開始,民進黨在高雄執政已長達十六年,除了謝長廷與陳菊,還包括陳其邁和葉菊蘭兩位代理市長在內。十六年的綠色執政,居然還能振振有詞地算前朝市長的老帳,其執政的承擔何在?
 
十六年的變化,地下管線也歷經了滄海桑田。當年中油提出這些石化管線的埋設申請,在完工後兩年,其中一條移轉給「福聚」使用;而福聚在二○○七年被榮化併購,管線產權再隨之移轉給榮化。地上的公司兼併,牽動地下管線的產權移轉;這些,不僅有公司登記可查,工務局更每年定期向管線業主收取「道路使用費」。市府難道只顧收費,卻不知誰在付費?
 
再說,高雄市府兩年前發包「捷運輕軌工程」時,曾就地下管線進行勘查協商,當時捷運工程局之紀錄載明「李長榮化學公司所屬管線埋設深度約一點五公尺」。如此白紙黑字,字字在目,捷運局長陳存永竟說:「兩年前的事,已不記得。」市府連廿五年前的公文都翻出來了,卻不記得兩年前的事,這豈不是選擇性的失憶?在證據如此明確下,工務局卻還狡辯沒有榮化管線的紀錄,甚至指控業者「偷接」;這種睜眼睛說瞎話的本事,讓人執筆三嘆!
 
更值得追究的是,依規定所有石化管線皆應埋設在土中,在箱涵上下平行埋設或繞過箱涵;但這次榮化丙烯管肇事點,卻被發現有六公尺的管線直接穿進箱涵,被箱涵包覆。為排水而設的箱涵,不僅有流水經過且是長年積水,管線因裸露潮濕空氣中,自然容易鏽蝕。而這段管線不僅未依規定設置,該段箱涵的位置也與初始的設計不符,因而與市府現有圖資不符。而當年的工務局設計科長,正是今日高雄副市長吳宏謀,這也正是他昨天列名請辭名單的主要原因。因此,即使榮化疏於維修保養管線,但未依圖樣施工及草率驗收,導致市府圖資記載錯誤及管線加速鏽蝕,官員的責任恐怕不會更輕。
 
事實上,就在氣爆災難前不久的七月九日上午,高雄三多一路發生一起化學氣體外洩,起因是市府進行捷運輕軌施工時不慎挖破中油地下管線,導致「苯」外洩;所幸中油人員迅速封堵管線破漏,化解危機。當日,市府消防局發布新聞稿,即提到緊急處理時關閉了地下三條石化管線,分屬中油、中石化及「榮化」所有。遺憾的是,七日卅一日再度發生氣體外洩,消防局卻未通知榮化關閉管線,市府更稱不知有榮化管線存在,真是一推三千里。
 
翻得出別人廿年前的舊帳,卻記不得兩年前自己寫下的紀錄,甚至忘了自己三週前做過的事;在高雄執政十六年的民進黨,得的難道是神醫也束手的失憶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