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6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名家觀點-上法院如進賭場

在王金平黨籍案前之「邱彰黨籍訴訟案」中,法院駁回受理,理由是「法院不干涉政治,開除黨籍是政黨內部事務」,認為政黨自治具備「不可司法審理性」,是法學上「政治爭議論題」,是「司法自制」下不應介入的範圍。
 
而王金平黨籍案,法院卻選擇明顯過渡色彩,且存在爭議的人團法來解讀。所依據的「政治團體」專章是78年附麗於「人民團體法」,而行政院的「政黨法草案」自89年提出後,始終無法通過。
 
當前先進國家中除德國外,包括台灣常師法的美國、英國、日本…等,都沒有制訂政黨法,只有規範政黨遊說、獻金等的法律。原因是認為司法不應介入政治,正如同不制訂「記者法」,避免司法介入言論自由。
 
「政治團體」只是象徵性的附屬於「人民團體法」,可在該法第17條對人團組織的規定看出來:「人民團體均應置理事、監事」。當前各政黨都沒有設置理事、監事,如果有黨員因此向法院告訴,各政黨是否也會因違法被法院宣布解散?
 
司法正義的平等原則揭示著:王金平的權利必須和邱彰,或和其他被撤銷黨籍的不分區立委一致,不能因人而異。本案如繼續上訴,法院為促進審判的穩定性,彰顯程序正義,亦可考慮先暫停審判,具理由請大法官會議統一解釋,而非各憑己意而判。
 
王案是關乎「政治」與「司法」邊際,憲法層次的爭議。台灣司法實務上,還有更多中小型案例,院檢拿位階更低的辦法、規則、甚至內部公文,來認定「程序」。這就是有些院檢無限擴張了自己的認定,相同事實可有相反判決,每個庭判決的不一樣,審級間經常大逆轉,而造成了法院賭場化。
 
美國訴訟雖多,以民事案為例,真正進入法院終審的不到5%,就是因為什麼樣的案,經過「一致性平等程序」就是什麼樣的果,當事人不會硬碰運氣。台灣司法正義的基礎,必須從追求判例一致性做起!

(吳為世新大學副教授、石為台美法律顧問、童為美國加州律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