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6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六章 民族與民族主義


主義是一種思想、一種信仰、一種力量,亦即是一種情感,它可以成為創造的力量,亦可成為毀滅的力量,關鍵在於人如何使用它。民族主義是近代到現代的重要意識型態,是推動世界歷史發展的最重要動力之一。英法七年戰爭以後,1763年的巴黎條約,法國被迫把自己在北美的大片殖民地讓給英國的屈辱,加上路易十五與十六世的暴政,卒使大革命爆發,及拿破崙要重建「光榮的法國」和獨霸歐洲為目標的民族沙文主義出現。民族主義的力量使法國興起。
今天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激情高漲,主因是1839中英鴉片戰爭,1895中日甲午戰爭,至1937-45八年抗日戰爭,百餘年間,中國人遭受列強壓制,尤其是日本的侵略,…中華兒女都有希望民族復興,國家富強的願望,期望復興漢唐宋明曾為世界導師地位(華郵記者費雪語)的民族尊榮。  這種根深蒂固要「重建中國人民族尊嚴的民族意識」,將成為中國人在世界文明史上重寫光輝新頁的創造動力。但若受到不當利用,亦可能成為好戰、擴張的民族狂熱。欣見鄧主韜光養晦,永不稱霸。習要一路一帶,建互連互通經濟夥伴關係,走和平經濟發展路線。希望兩岸的中國人,尤其是兩岸領導人有足夠智慧善用民族主義。
 
貳、民族主義的定義
史耐德(Louis L. Snyder)表示:「民族主義乃是歷史某一階段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因素的產物,乃是一群居住在明確界定的地理區域,使用同一語言、文字,執著於共同傳統與習俗,崇拜自己的英雄,有些甚且有共同血源、同樣宗教的一群人,他們具有共同根源與傳統的客觀事實,而又有歸屬同一民族、同我族類的認同感或主觀心理狀態。」
A. Heywood強調,民族在文化層次是指有共同語言、宗教、歷史和傳統;在政治上希望以國家型態獨立自主,但亦可透過公民自覺方式表現出來;在心理上是一群人分享著不同於異族的忠誠或情感,認定他們本身同屬一個民族。
 
參、民族主義構成要素:文化或政治
民族主義構成要素無普遍標準,有人認為種族、血統是最客觀的辨識基礎,此乃具有本質主義(essential)、排他傾向的種性血緣民族主義;此種看法,與以共同血統、相似人體結構所界定的種族概念,混淆不清。有人認為歷史、文化(包括語言、文字、宗教、習俗等)才是主要因素,這是文化民族主義的觀點;此一定義似與共同歷史、文化、語文,而無集體政治期望(獨立、自主)所界定的族群概念相混淆。也有人訴諸共同政治原則與政治理想,由於有相同的權利、義務,利害休戚相關,而產生彼此的認同感。前兩類是文化民族主義(cultural nationalism),後者是政治民族主義(political nationalism),是透過後天人為建構方式所產生。
茲就文化民族主義與政治民族主義之內涵,進一步說明於後:
一、             文化民族主義:
文化民族主義者認為,民族的特徵是由自然環境(像地理、氣候)及生活經驗與歷史記憶孕育而成。這些因素會塑造當地人民的生活方式、工作態度、歷史文化,包括特殊的語言文字、宗教信仰、風俗習慣,及觀念態度等。這些都是在國家建立之前已經存在。
  HerderFichte強調,民族傳統與共同記憶的覺醒,民族尊榮的提昇文化民族成員並非以建立國家為政治訴求的目標。
缺點是具有排他性,易導致偏狹與退化的民族意識型態,而且難以區分民族與種族(national & race)的差異。
 
二、             政治民族主義:
政治民族主義者認為,民族是政治共同體(nations as political communities),是人為刻意塑造的民族觀念,具有強烈主觀意識與政治目標。有的追求自由民主,有的要捍衛歷史傳統,有的要擴張民族勢力,有的反對殖民統治,因而又可分為自由主義式民族主義或公民民族主義、保守主義式民族主義、擴張主義式民族主義、反殖民主義式民族主義四種。
廣受肯定的政治民族主義是自由主義的民族主義或公民民族主義。其主要觀點是一群人剛好居住在同一地域,依法律享受國民與公民權利,亦有依法應盡之義務。由於利害與共,休戚相關,因而彼此產生認同感。這種政治民族(political nationalism)主要是建立在共同政治原則與政治理想之上,如對內追求自由、平等、民主憲政、有限政府、分權制衡、保障人權等;對外維護獨立自主或自治。為了維護個人權利及有限政府等共同價值,因而形成生命共同體的情感,產生公民對政治社群或國家的忠誠與忠順,建立現代公民意識與國家意識。
政治民族主義者捨棄以種族血統或歷史文化為建構民族之基礎,而是經由憲法、法律、國旗、國歌、國民教育、大傳媒體及各種政治社會化過程等因素孕育培植出共同政治原則與理想,彼此有相同政治權利義務,休戚相關。它是人為的想像所建構創造。它具有包容性,包含各種族群、不同語言與文化。公民民族主義要求保障各族群文化的特殊性,鼓勵其多元發展,以現代公民權為核心,建立現代的公民意識、國家意識與共同體精神。如英、美,法等國都是政治民族。如英國包含四種文化民族,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北愛爾蘭,但在政治上有著共同價值,如效忠王室、服從議會決定、人民享有自由與權利。
美國是移民國家,具有多元種族與文化,無法基於共同文化與歷史傳統,來建立民族認同。美國民族情感的孕育是透過教育與政治社會化過程,重點在孕育列舉於獨立宣言與憲法條文的共同政治原則與目標。
政治民族主義由於缺乏歷史文化的基礎,因此比較脆弱。如蘇聯之崩潰、大不列顛民族主義就不如蘇格蘭民族主義。民主憲政制度及人權保障是否足以構成公民政治認同的充足條件?形成憲政愛國主義?有人懷疑。
關於保守主義式民族主義、擴張主義式民族主義、反殖民主義式民族主義,請參閱教科書。
 
民族主義的貢獻:
1.鞏固民族國家,如其於法國。
2.     促成國家統一,如19世紀時義大利、德國。
3.     成為現代化的改革或革命的動力,如我國、日本、俄國。
4.     建立民族國家的先決條件,如亞、非等新興國家。
5.     使大小各國趨於獨立自主,在國際上法律地位平等。
民族主義的負面作用:
1.     形成種族偏見,如德國納粹民族主義,藉口日耳曼民族的優越性,而擴張侵略,殘害猶太人權。
2.     民族國家大量出現,造成國際社會高度割裂(fragmentation),而民族國家的偏狹主權意識,使人類亟需合作,以改善生活的需求,難以進行。
 
肆、台灣民眾的民族觀念與統獨的出路
    台灣當前最重大的政治問題,是民族觀念與統獨立場紛歧的問題。它攸關台灣民眾未來的利害與生死,影響國家前途的治亂與盛衰。為什麼台灣民眾會有不同的民族觀念?有分歧的統獨立場?簡言之,這是不同的生活經驗造成的。
    老一輩的台灣民眾,有的曾受日本統治,曾是日本國民,為日本征戰東南亞,甚至幫助日本侵略中國大陸的本省人;有的是親身經歷八年浴血抗戰,甚至親眼目睹日本兵殺戮姦淫自己親友同胞或有親友在南京大屠殺中受害的外省人;此外,還有很多老一輩的後代子孫,既未受過日本統治,亦未參與抗日戰爭,包括現代的所有壯年人、新人類、新新人類。他們雖然沒有前述經驗,但經由家庭、學校、大傳媒體等社會化過程的代間傳遞,通常外省第二代第三代多數會有「大中國認同」頃向;而本省的第二代第三代可能會有日本情結,因而可能比較排斥「中國認同」,頃向於「台灣認同」。
這兩種頃向,似已隨著時間的流逝與一代一代的交替漸趨淡化。同時隨著教育普及,政治民主化的發展,青壯代似乎更重視經濟繁榮、政治民主、社會開放、更嚮往具有憲政主義及人權保障的自由民主生活方式。換言之,頃向自由主義式民族主義的比率,似日益升高。概括來說,不同的生活經驗,會孕育不同的民族主義。因而台灣民眾似已形成了三種主要的民族觀念:中華民族主義、台灣民族主義、自由主義民族主義。
    中華民族主義者,從血緣、文化、到現實利害的考慮都認為,住在大陸與台灣的人有著同樣的祖先,是一個完整不可分割的民族,認為中華民族有五千年悠久的歷史,優良的傳統文化與類似的風俗習慣,同樣敬拜關公媽祖,講求忠孝節義,所有中國人已結合成一個血濃於水的民族,具有濃厚的文化民族主義色彩。陳映真認為,「龍的傳人」(侯德健作)已唱出了深遠複雜的文化和歷史上有關中國的概念和感情。這種概念和情感已發展成整個民族全體的記憶和情結,有如滲透到中國人的血液之中,代代相傳、無法磨滅。
中華民族主義者在國家認同方面,多頃向於統一的中國。不過這個中國的意涵往往因人而異,有的認同於過去「文化的中國」,有的認同於未來「自由、民主、均富的中國」,另有極少數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願意為了民族的復興與光榮,願立刻無條件地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不過絕大多數仍堅持具有特殊政治符號,包括「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及「三民主義」國歌的「中華民國」。
    台灣民族主義者,不訴諸種族血緣,而訴諸歷史文化。他們強調四百年來,台灣移民屢次遭到外來政權統治,不平等待遇,在歷次反抗運動以及經歷的屈辱與悲情中,已孕育了獨特的海島文化。儘管台灣的歷史文化與中國有部分重疊,但歷史的悲情與現代享有的自由、民主、富裕生活與大陸差異頗大,台灣已是一個不同於中國大陸的政治社群命運共同體。
台灣民族主義者在國家認同方面,頃向於認同一個與大陸分離而且獨立自主的台灣。由於歷史情感不同,因而獨立國家的意涵亦因人而異,有的欲更改國號,建立一個新的「台灣共和國」,如辜寬敏、林濁水;有的接受中華民國國號,如施明德,因中華民國在台灣已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故在統獨問題上,頃向於長期維持獨立與大陸永遠分離。不過,以歷史悲憤為建構民族的基礎,很危險,易引發族群衝突。如閩客械鬥是否亦應永遠記住?客家人獨特的悲情歷史文化,是否亦應成為與閩南人分離獨立建國的因素?
    自由主義的民族主義者,不訴諸血緣、亦不訴諸歷史文化,而訴諸於政治原則與政治理想,及憲政制度與人權保障。他們追求立憲的有限政府、分權與制衡的制度,民族獨立自主的權利以及個人自由與權利的保障。自由主義的民族主義者又稱公民民族主義,強調居住在同一地方的人,具有法定的相同權利義務。由於利害與共、休戚相關,因而彼此產生認同感,形成一種政治民族。台灣由於教育發達,近十幾年來民主政治改革快速發展,自由主義式民族主義似亦日益受人重視,醉心於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國家的人數亦日漸增加。
    自由主義式民族主義者在統獨問題及國家認同方面,非但實際,且具彈性。即目前希望維持現狀,不贊成立刻統、亦不贊成立刻獨,因為急統或急獨都會給台灣帶來不利的結果,甚至流血戰爭。急獨後果不僅可能再度戒嚴、實施軍事統治、自由民主倒退;甚至可能戰爭,各種建設毀壞,大量人員傷亡,而結果說不定是加速統一。這是目前多數台灣民眾不願見到的結局。
    蔡同榮看到東帝汶1999.8.30公投,完成獨立建國,亦呼籲台灣人為獨立奮鬥。但東帝汶為獨立犧牲了四分之一人口,台灣人願意?科索沃1991.9.26公投獨立,遭南斯拉夫武力鎮壓,族群屠殺,南斯拉夫雖遭到國際制裁,要南斯拉夫撤軍,但亦要科索沃取消獨立,接受自治。  2008.2月雖獨立,仍陷於混亂,57%的人失業, 代價慘重。  如今,民族國家統一、領土完整仍是國際政治主流。
美國並不支持國家的少數民族獨立,擔心美國少數民族起而效尤,國家大亂。
    自由主義式民族主義者對於未來,則主張視兩岸的政治、經濟、社會的發展情形而定。如果中國大陸的發展,也變成經濟自由、政治民主、社會開放,其程度與台灣不相上下,台灣的政治菁英亦可與大陸菁英自由組黨,亦可公平參與政權的競爭,那時台灣菁英亦可能成為大陸領導人,台灣的年輕人亦可在大陸工作發展,自由主義式的民族主義者,將不排除未來與大陸整合統一,共建一個自由民主均富的大中國; 如果兩岸的人權保障,民主憲政差距越來越大,大陸仍然共黨一黨專政,自然不會想與大陸統一,因此亦不排除未來建立一個屬於台灣人民的民主憲政國家。
   總之,台灣的自由主義式民族主義者,他們的政治原則與理想,不是統、亦不是獨,而是人權保障與憲政主義,其終極目標是要建立自由民主的國家,不論大小。
    自由民主已成普世的政治價值,在台灣統獨兩派都不反對自由與民主,故自由主義的民族主義與中華民族主義及台灣民族主義相比,似乎比較容易為抱持統獨立場的雙方民眾所接受,是以自由主義的民族主義理論,似可為統獨糾葛提供一條出路,值得大家重視。
民意調查顯示,台灣大部分民眾相當聰明與實際,在統獨與國家認同方面的取向,與自由民族主義者的觀點雷同。根據政大選研中心在2004.3.20總統大選後於4/23-25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在受訪者中,約有84%的人主張維持現狀,其中40%主張永遠維持現狀,18%主張先維持現狀,以後再獨立,16.6%先維持現狀,以後再統一,9.8%統獨以後再決定,其他10.3%的人無意見。支持急獨者為3.3%,支持急統者2.0%
    2010.9.11聯合報發布2010兩岸關係年度大調查,主張盡快獨立者佔16%,先維持現狀再獨立者15%,永遠維持現狀51%,先維持現狀再統一者9% ,盡快統一者5%主張維持現狀者仍佔絕大多數,永遠維持現狀者應認定為反對獨立,或解讀為無意統一,需視未來的兩岸關係而定。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主張維持現狀的人占絕大多數,而急統與急獨都是極少數。
    可見台灣民眾在統獨問題與國家認同問題上,具有頗高的共識,即目前維持現狀,未來應努力於建立真正的自由民主國家。至於這個自由民主國家,究竟是一個兩岸一統的大中國?還是台灣民眾獨善其身的小而美國家?我們要做一個類似美國一樣強大的大國國民?還是一個小國國民?則視兩岸政治、經濟、社會體制發展的水平而定。  如果有一天,兩岸自由民主、經濟水平相近,統一後變成強大民主國家的國民有什麼不好?如果不願統一,自由民主化後的中國,可能亦比較能夠接受一個獨立的台灣。威爾遜總統說過,民主國家愛好和平。因此,可以推論追求和平的民主國家,可能會避免以戰爭方式來強行統一。若能助大陸民主化,兩岸和平解決的機會將大增。
現在美國主張台灣不獨,中共不武五十年。胡錦濤主導的「反分裂法」通過後,暗示只要台灣不搞法理台獨,就不致對台動武。目前中共的重點工作是發展經濟,使中國成為小康國家,統一非其急切目標。胡規習隨。   此時,台灣應利用和平競爭機會,以台灣經驗促成大陸和平演變。許信良呼籲台灣人應效法20世紀猶太人在美國發展經驗,成為在大陸在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一群人。讓我們把統獨放兩邊,自由民主放中間。
    馬英九於2008競選總統就職時,強調兩岸是制度之爭。面對大陸,他宣稱,要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台海「不統、不獨、不武」現狀;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
    戰略方向是擱置主權爭議,以開放取代封閉,促進兩岸經貿關係,並以發展台灣經濟為優先,藉以實現「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基本原則。
    馬總統的大陸政策,獲得了多數人民的認同,所以贏得大選。  ECFA等十九項協議的簽署,可謂在兌現競選諾言。我們政府的大陸政策,隨大勢所趨,採取溫和而非挑釁;以宏大的心胸、面對歷史、從善意、互惠、雙贏作行為標竿。讓台灣人在自由、民主、均富的中國遠景上做出貢獻,利己利人。
    如此不僅可以避免台獨可能帶來的戰爭危機,且可為台灣人爭取到最大的利益。這是一條新的路,是值得大家思考抉擇的理性道路我們政府的大陸政策,隨大勢所趨,採取溫和而非挑釁;以宏大的心胸、面對歷史、從善意、互惠、雙贏作行為標竿。讓台灣人在自由、民主、均富的中國遠景上做出貢獻,利己利人。
    如此不僅可以避免台獨可能帶來的戰爭危機,且可為台灣人爭取到最大的利益。這是一條新的路,是值得大家思考抉擇的理性道路
解釋名詞:
•   Ethnic Group p.163
•   Ethnic cleansing  p.174
•   Patriotism  p.175
•   Jingoism  強硬主p.177
•   Anti-Semitism  反闪族主义p.178
•   Pan-nationalism  p.179
•   Colonialism  p.180
•   Cultural nationalism p.165
•   Xenophobia排外情結 p.170
•   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  p.172
•   Tribalism  p.173
•   Nation-state  p.182
 
•   參考書目:
•   楊日青等譯, Andrew  Heywood著,政治學新論,韋伯,2010
•   呂亞力,政治學,三民。
•   王業立等譯,Herbert M. Levine著,政治學中爭辯的議題,韋伯,1999
•   陳義彥主編,政治學,五南,2007
•   周育仁編著,政治學新論,翰蘆,2002
•   胡祖慶譯,James N. Danziger 著,政治學,五南。
•   潘邦順譯,A. Issak著,政治學,風雲論壇,1992
•   陳坤森譯,A. Lijphart著,當代民主政治與類型,桂冠。
•   蘇子喬譯,A. Heywood著,政治學的關鍵概念,五南。
•   Austin Ranney, Governing: An Introduction to Political Science. N.J.: Prentice Hall,2001.倪達仁譯,政治學,雙葉。
•   Heinz Eulau , Micro—Macro Political Analysis(Aidine  Pub. Co).
•   Roskin, Michael G. et al., Political Science: Introduction, 7thed.  N.J.: Prentice Hall.2000.劉后安等譯,政治學的世界,時英,2002
•   Barrie Axford, Gary K. Browning, Richard Huggins, Ben Rosamond, Politics: An Introduction, 徐子婷、何景榮譯,政治學的基礎,韋伯,2006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