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78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中國時報時論-馬關割台 美國助日

 

 

 

 
1854年,打開日本鎖國政策大門的美國遠東艦隊司令培里(M.C. Perry)就曾派人登陸基隆考察,並向華盛頓當局提出備忘錄,而主張美軍占領台灣,因為能占領台灣即能控制東南亞海運的樞紐,並且,有一支充分的海軍,就能控制中國沿海港口,就能控制中國。當時美國力猶未逮,而沒有接受培里的建議。
 
至1871年,中日天津條約在天津續約談判,其中包括一條準軍事同盟條款,當時日本「明治維新」已有一定績效,中國亦在「自強運動」中,若相結合則足以對抗西方的壓力,故時美駐日公使迪龍(E. Delong)即上書國務卿費雪(H. Fish)言此乃美國「莫大之災難」,並說:「日本與中國有所不同。我們應歡迎日本成為一個盟友,當與中國有衝突時,文明諸國應視日本為一伙伴。」費雪則批示:「設法誘導日本盡可能遠離中國,而與其他強權勢力在商業上和社會上相結合。」
 
當時,又發生牡丹社事件,琉球人遭台灣原住民殺害,日本代為申張,而總理衙門以「化外之民」回覆。
 
所以,迪龍找李仙得(C. Legendre)攜台灣地圖見副島種臣,說服日本征台謂:「美國不願略取他國土地,但其友邦如擬擴張疆域,實行占領他國控制不到的地方,美國當樂觀其成。」故有1874年,西鄉從道出兵恒春,其中有美軍嚮導卡薩(D. Cassel)和華生(J.R. Wasson)。但受到原住民堅決抵抗,清朝援軍又到,故無功而退。
 
若培里主張的是「占領台灣,以台制中」,那麼費雪則是「日據台灣,以日制中」。
 
至「甲午戰爭」,黃嘉謨言:「美國政府與民間對於日本的同情與支持,由來既久,到了中日甲午戰爭發生前後,表現得尤為明朗。」
 
除了美國駐華大使田貝(C. Denby)左袒日本外,由張蔭桓推荐的中方談判顧問前美國國務卿福士達(J.W. Foster)吃裡扒外。不但田貝說:「問題出在中國是否希望和平,如果她的確希望和平,就應該接受日本提出的條件。」福士達數次警告不願割地的李鴻章謂:「假如戰爭繼續下去,則中國獨立與清廷統治的地位,勢必極端危險」。並且還說:「台灣割給日本,並不是那麼可厭,因為這是一個大戰爭的結果,給勝利者一些報酬似乎是自然的。」
 
《馬關條約》割台引起朝野反對,除康有為率進京考試的各省舉人「不避斧鉞之誅」在天安門前擋皇帝的輦車,「公車上書」要求「誅奸相,絕和議」。光緒皇帝亦謂:「台灣割則天下人心皆去,朕何以為天下主?」
 
關於割台,李鴻章亦謂伊藤博文:「如果勒令中國照辦,不但不能杜絕爭端,且必令兩國子孫永成仇敵。」但美國要的就是中日「兩國子孫成仇敵」。
 
今年是《馬關條約》120周年,美國除了牢牢控制台灣外,又以釣魚台主權挑撥中日關係,反省歷史,日本應該「詳審慎擇」,不可再蹈歷史的覆轍了。
 
(作者為世新大學教授)
 
校正編輯:楊婕
關鍵字:美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